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foureyessquad.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怪物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26 路边摊

  对面的草丛中躲了怪物。

  是在事发当天的夜晚我才发现草丛里躲了怪物。

  我躺在公园里的那张旧长椅上,身上铺着报纸跟薄毛毯保暖,感觉到对面的草丛里传来一股陌生的视线。

  可能草丛中的视线在之前就已經存在,但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去感受草丛中所躲藏的怪物。它确实躲在草丛中,我能感觉到它的眼睛正透过革与草的间隙看着我,而我也看着它。

  今天早上,草丛中发现了一具女学生的尸体,是晨跑的民众发现的,而当时我正在草丛对面的长椅上睡得香甜。警察判断死亡时间是昨晚十点过后,而睡在尸体正对面的我成了头号嫌疑人。

  警察跑来问我一堆问题,有没有注意到尸体是何时被丢弃在草丛里的?有没有看到可疑人物?

  谁知道啊?在我的游民生涯里,已經固定在那张长椅上睡了一年多,许多习惯早起散步的民众都可以为我作证。凶手可能故意把尸体丢在那里来栽赃我,而且夜晚的公园伸手不见五指,身为游民一族的我在九点时就会躺在长椅上占位置睡觉,我又是属于深度睡眠的人,哪儿知道尸体是谁丢的?

  怪物不过我很肯定在我睡前尸体还没出现就是了。

  虽然警方还是很怀疑我,但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

  然后,当天晚上我就注意到了草丛中的视线。

  里面躲着怪物。

  我想,应该是它杀了那个女孩,没有其他可能。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草丛的草不高,大概只到人的膝盖处,所以我以前从没想过里面可能藏着某种东西。其实它一直躲在里面,用它藏在草间的眼珠观察着人类,直到昨天它终于杀了第一个人。

  它会不会杀我呢?

  “你会杀我吗?”我睁大着眼睛,对着草丛问。

  那双眼睛似乎眨了一下,我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意思。应该是不会吧,毕竟我跟它已經当了一年多的邻居。这样一想,我便安心多了。如果它真的在草丛中躲了那么久,那它为什么要突然杀人呢?

  “为什么要杀人呢?”我又对着草丛问。

  它隐藏在草丛中的身体好像动了一下,好像蛇,又好像蜥蜴……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呢?

  今天被警察问了一堆问题,也感觉够累了,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早上,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是一个女上班族的尸体。怪物似乎专门杀女性,死亡时间同样是十点过后。警祭又盯住我了。

  “你在那里睡了一个晚上,真的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吗?”警察一直问。

  “没有。”我一直回答。

  怪物在白天时似乎会隐形。警察在草丛周边围起几条线,拍了几张照,没多久就撤场了,大概是在现场毫无收获吧。

  我很好奇,怪物到底是怎么杀人的呢?现在的我已經不看任何新闻或报纸,每次警察一来也是先把尸体盖住,然后很快用救护车拉走,我什么都看不到。

  是大口把人咬碎呢?还是用它类似蛇的身体把人全身的骨头绞碎?

  我突然想亲眼看看怪物杀人时的景象。

  第二天晚上,我又开始跟怪物大眼瞪小眼。

  我想撑住眼皮不睡觉,我想看它杀人,但是眼皮却越来越沉。

  怪物从草丛中透过的眼神也仿佛在说:“快睡觉吧,你如果不睡着,我是没有办法杀人的。”在怪物的这种呢喃中,我忍不住沉沉睡去。

  至少要早点儿起床,看看死者是怎么死的。我这么想着,陷入了梦乡。

  早上,又出现了一具尸体,但是我的意识清醒得还是晚了警察一步。

  是警察叫醒我的。

  这次我醒来的时间真的晚了,尸体已經被搬走,我连死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警察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我也回答了同样的答案,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已經连续三个人了呢,怪物想要杀多少人才够呢?对于怪物杀人的行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感到愤恨,反而觉得有点儿高兴,是因为我很讨厌人类的关系吗?不管怎么说,我开始期待今天晚上怪物继续杀人。

  但我似乎错了。

  今天的我很晚才回到公园,当我回到长椅上就位时,已經将近十点了。可能是这里一直发现尸体的关系,其他游民都不敢靠近,只有我还敢继续睡在这里。我躺上长椅,像例行公事一样,看着隐匿在草丛中的那双怪物的眼睛……

  不对,有点儿怪怪的。草丛中的那股视线不是怪物的。怪物动了一下身体,让我更觉怪异。太大了,怪物的身体不是这样的,有另外一种东西躲在草丛里。在前两天,怪物的眼神对我没有任何敌意,反而带着一种惺惺相惜的味道。但现在草丛中的那股视线,有很重的恶意。

  我慢慢从长椅上爬下来,然后拿起我拿来当枕头的砖头。

  “是谁?”我对着草丛问。

  没有回应。如果是怪物,我应该会感受到它善意的眨眼动作才对。有另外一个怪物,抢走了怪物本来的位置。我举起砖头,奋力往草丛里丢去:“滚开!”

  砖头丢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发出了叩的一声。草丛里没有动静,恶意的眼神也消失了。我赶走了另一个怪物。但我睡不着,今天晚上我注定彻夜无眠。我一直看着草丛,等着怪物再出现在草丛里,但一直到天亮,我都没有感受到原来那个怪物的视线。

  但我看到一具尸体躺在草丛中。一个男学生。

  跟前几天不同的是,这次是巡警主动过来查看状况。可能是这里连续几天发现尸体的关系吧,所以警方加强了这里的巡逻。警察又对着我问了同样的问题,但这次我的答案不一样。

  “是我杀了他。”我自首。没必要说谎,也说不了谎。

  男孩的额头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我所扔出去的砖头就躺在他的太阳穴旁边。

  警察说,男孩是第一具尸体、也就是那个女学生的男友,可能是不忍心看到杀害自己女友的凶手继续杀人,所以决定跑来埋伏吧。

  没想到被我杀死了。

  我只对警方承认杀死了男孩,但其他人不是我杀死的。

  “是怪物杀死的。”我对警方表示,并对他们描述草丛中的怪物是怎样的。

  一直到我入监服刑为止,没有人相信我,没有人愿意相信怪物的存在。

  当我出狱时,前往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那个公园。

  公园看起来經过改建,许多装备都变新了,但那张长椅还是一样没有变,看起来就跟我杀死男孩那天时一模一样,而对面的草丛被夷平了,变成一块小操场。

  我随便找了一个路人问他知不知道这里出过事,他说这里在数年前发现四具尸体后就没再发生事故了。看来我离开后,怪物就没有再杀人了。

  我坐到长椅上,抚摸着久违的椅面,伸了个懒腰,把身子在长椅上躺平,然后把视线移向那群在小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有双眼睛从小操场上突然跟我四目相对。

  “在等你回来呢。”那双眼睛似乎这么对我说。

  “要等你回来,你要睡在那里,我才可以继续杀人哦。”怪物的眼神这么对我说。

分页:1 2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