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foureyessquad.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命火传说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26

  每个人的灵魂都为身体燃料着一把火,只要此火熄灭,这个人也就死了,因为命火和他的阳寿是联系在一起的。但有一种特殊的仪式可以将人的命火取出,为活人点燃,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为死人点燃,死人即可复生!

  鬼影

  506宿舍是四人间。

  故事的发生从严小明去厕所开始,那时候陆李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和一个叫“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网友聊天。

  这个网友其实是在熄灯的前一刻才加到陆李好友里的。原本一直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的他看到对方名字时,毫不犹豫地点下了“通过并添加对方为好友”。那一秒,他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觉得对方就是萧微。但只是那一秒的错觉而已,因为萧微已经死了。

  第一次见到这个叫萧微的女孩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午夜。那天四人喝高了,七荤八素地相互搀扶着往学校走,在路过学校人工湖边时,他们听到了萧微的呼救声。

  四个人想也没想,七手八脚地将失足落水的萧微救起。

  后来分班后,她居然又和他们同班。

  命火传说成阳开学时在教室看到萧微的第一眼,就对陆李和严小明说:“嘿,那女孩绝对是我的!”

  严小明立马接过话头:“哎哟,好巧,我也觉得她绝对是我的。”

  “哥的女人你也敢抢?”成阳叫着,和严小明嬉打在了一起。

  陆李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些窝囊。萧微如果是天鹅,那自己就一定是癞蛤蟆。

  这时,坐在他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室友宋林说了句话:“你们不能喜欢她!会死人的!”

  这个叫宋林的室友和宿舍三人的关系并不好,性格孤僻,喜欢研究民间玄学,一开学就在学校一家饭馆做兼职,基本不怎么回宿舍。

  所以,当时陆李也没把宋林这话记在心上。

  但没想到,真的死人了。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萧微。

  那时候,富二代成阳利用自身优势,刚将萧微追到手。

  萧微是自杀的,她跳进了学校外面的河里。尸体被打捞起来的时候,早已经发白肿胀了。

  大家只知道成阳为此消沉了整整一周。这天下午,成阳财大气粗地在宋林兼职的饭馆里订了一桌菜,只说了一句话:“今天是萧微死的第七天,请大家吃顿饭,希望我能早日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四个人默默地喝了一晚上。

  此刻,陆李早已清醒过来,看着“微微一笑很倾城”发来的消息,心里突然泛起了一阵不安。

  “开始了。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离开这个宿舍,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

  “你是谁?”陆李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什么开始了?”

  这时候宿舍静悄悄的,醉酒的成阳和宋林早已经躺下了,严小明还在厕所里。

  “死亡游戏,开始了!”

  看到这话,陆李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签名档:头七夜,会死人吗?

  他一惊:“你是萧微?”

  “你说呢?”

  陆李觉得后背一凉,看着对方完全空白的资料栏,居然白痴地答道:“拿已经死掉的人开玩笑,你会被诅咒的。”

  “小李李,”这是萧微平日对他的称呼,“这不是恶作剧。死神就潜伏在这屋子里!”

  今夜的月光过于皎洁,将整个宿舍染上一层冰冷惨淡的白,晃得陆李的眼睛一阵晕眩。

  他认定在那月光照射不到的地界,真的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慢慢地,屋子中央浮现出一个影子,一双手慢慢攀爬,朝陆李伸了过来。

  这时候,成阳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宋林已经睡熟了,严小明还在厕所里。

  陆李大气也不敢出。就在此刻,他和“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聊天窗口一下黑了!耳机里传出了类似马桶冲水的声音,一声惨烈的呼救声响了起来:“救我!陆李快来救我!”

  陆李一惊,甩开耳机。

  而那个月光下的影子,居然慢慢地退了回去,最后消失在了阳台。

  陆李刚要松口气,“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消息来了:“死神已经把他带走了!”

  陆李看着这条消息,想也没想就关了电脑。电脑关机的声音却不是正常的windows关闭音,而是一个人溺在水中发出的沉闷声音:“为什么不救我?”

  已经午夜两点了,陆李心有余悸地上了床。成阳的呼噜打得更响了,宋林早已睡熟。谁也不知道,厕所里的严小明遭遇了什么!

  多余的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陆李感到床架子颤动了几下。他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发现原来是同样也睡在右边床位的成阳起夜上厕所。

  这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了微微的白,月光的照射范围也缩减到阳台小小的一块儿。

  就在陆李刚要翻身继续睡的时候——

  “你在哪儿?”原本睡眼迷离的成阳发了话,听声音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陆李没出声,眼见着成阳在宿舍中央来来回回摸索了两圈,却一无所获。

  “你小子在干什么?”陆李小声询问道。

  成阳没有回答,又在这不大的宿舍里忙碌了起来,边摸索边嘟囔着:“在哪儿呢?你到底在哪儿?”

  “在这儿!”阳台上,一个甜美的女声答道。

  那不正是萧微的声音吗?

  听到声音,摸索着的成阳似乎受到什么召唤,一下跳到了阳台。

  宿舍在5楼,熄灯后大门是不开的,怎么会有女生出现在阳台上?

  陆李不敢出声,抓着床架,将身体探了出去。

  今天是萧微的头七,难道她真的回来找成阳?

  阳台的月光依旧很明亮,但他只看到白白的一片雾气。

  “东西拿到了?”成阳的声音里透着掩盖不住的兴奋。

  “呵呵……”萧微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拿到了,你看!”

  话音刚落,从雾气中慢慢地露出了一个人头。

  陆李差点儿叫了出来,那不是严小明的头吗?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手也伸了出来,细细长长,应该是个女孩的手。而严小明的头,居然是被托在这双手里的。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严小明的床,空空的。

  一种不好的预感徒然地绕上了陆李的心头,他看到严小明的嘴巴动了动,但发出来的却是萧微的声音:“天快亮了,我该回去了!”

  “回去?现在不是才……”

  “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得太多可不好!”

  “还有谁知道?”成阳突然间提高了音量。

  “就是他!”只剩颗脑袋的严小明的目光突然朝陆李射了过来。

  “有人醒了?”成阳的声音充满了慌乱。他紧张地转过身的瞬间,陆李听到自己的心脏“咯吱”地响了一声。

  成阳转过来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

  此刻,他的意识仿佛暂停了,原本死死抓着床架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整个人“砰”地一声死死地砸到了地板上。

  这一摔不要紧,把宋林吵醒了。

  “怎么了?”对方猛地坐了起来,“你梦游了?”

  就在这时,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一下,整个屋子瞬间亮了起来——晚上熄灯时没有关灯,现在已经是早晨,来电了。

  明亮的灯光晃得陆李一阵晕眩。宋林跳下床,将此刻全身都在打颤的他扶了起来:“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陆李的话还没说完——

  “哎呀,你们烦不烦?一大早的,天刚亮,你们闹什么啊?”

  说这话的居然是成阳!声音却从陆李身后的上铺传来。

  两个成阳?

  陆李紧张地回过头朝阳台一看,什么都没有!

  “你到底怎么了?”宋林再次询问道。

  “没怎么!”陆李回过神来,顺势走进了厕所。

  他心有余悸地喘着气,在心里不停地重复,刚刚那一幕是个梦……

  但就在他拉开厕所门的瞬间,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地板上,散落着严小明昨晚穿的那身衣服和裤子。

  死亡

  严小明失踪了。

  他的银行卡、手机、衣物、电脑,所有东西都还在宿舍里。

  “兴许小明在故意跟咱们玩失踪呢!”吃饭的时候成阳故意跟宋林和陆李开玩笑,“你们俩也别苦着脸了,吃菜吃菜!”

  宋林低着头,一言不发。

  陆李怯怯地看了成阳一眼,觉得眼前的他不是真的成阳。

  陆李记起了那日“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话:“开始了。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离开这个宿舍,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

  难道真的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难道严小明真的被死去的萧微把头拿走了吗?

  天空下起小雨来,湿润的空气里似乎夹杂了其他东西。

  陆李故意和走在前面的成阳保持了一段距离。雨水让路灯显得昏暗不堪。恍惚之中,他突然注意到成阳那被路灯拉长的影子居然只有一半!

  一只手、一只脚、一半脸、一半身体,断口整整齐齐。

  “宋林!”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身后的宋林却没有回答他,像躲瘟疫般避着他,绕到一边朝宿舍跑去。

  陆李注意到了刚刚宋林看他的眼神,恐惧之中夹杂着惊诧!

  眼见着宋林和成阳都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陆李才发现周围实在太静了,往日热闹的校园居然没有一个人。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从背后袭来,他忍不住跑了起来。

  笃笃……笃笃……

  可才跑了两步,陆李又停下了,因为他听到了两个脚步声。

  和他一模一样的频率!

  背后有人!

  他猛地一回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是一条短信,宋林发过来的:有东西趴在你的后背上!走人工湖那条路,我在中间的休息亭那里画了一个符,兴许可以让它不再缠着你。

  陆李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觉得真有东西趴在他的背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体朝着路灯换了个方向。他看到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的背上,赫然多出一个女人的影子。

  陆李大气也不敢出,直接奔到了人工湖。

  陆李小心翼翼地在湖中间的亭子里转了两圈,却没发现宋林所画的符。他不敢怠慢,刚掏出手机想问宋林,手机却自己先震动了起来。

  是严小明!

  亡灵的求救

  他哆嗦着按下了接听键。

  “快搬走吧,那个宿舍真的不安全。”一接通,对方就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陆李瞬间松了口气,的确是严小明的声音,只是有些沉闷,像在水中说话。

  “你这几天哪儿去了?我们到处找你……”

  “你们找不到我的。”对方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听我的,要是不想像我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就快搬出那间宿舍。”

  “什么!”陆李的手机差点儿掉到地上,“你真的死了?又怎么会和我通电话?这到底……”

  “他已经行动了……你还记得上次我们无意在宋林的书里找到的关于‘命火’的道术吗……”这时候,耳机话筒里突然传出吱吱儿声,严小明的声音消失了。

  命火?

  没错,就是因为三人看到了宋林无意掉落的那本书,才知道宋林居然对这方面有研究。上面介绍说,每个人的灵魂都为身体燃着一把火,只要此火熄灭,这个人也就死了,因为命火和他的阳寿是联系在一起的。但有一种特殊的仪式可以将人的命火取出,为活人点燃,活人即可享受被取者的生命;为死人点燃,死人即可复生!

  终于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满身是汗的他实在跑不动了。

  “救救我!”这时,耳机里传出了另一个男声,沉沉闷闷,像从水中发出来的一样。

  宋林?

  就在他取下耳机的时候——

  “救救我啊!”宋林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像炸弹急速落地似的,瞬间就滑到了地底。

  接着,他背后突然传来火烧般的烫。

  陆李慌忙跳开,发现温度来自于那根排水管道,里面哗哗地淌着整个楼的生活污水。

  这一次,他听得真真切切,声音是从管子里发出来的:“敲破管子,救救我!”

  陆李想也没想,抓起手边的砖块就朝面前的管子砸了下去。

  一声巨响后,恶臭液体溅了他一身。

  同时,一个圆圆的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你来晚了!”

  一颗全是烂肉的头颅拼命撕扯着他的大腿。

  陆李本能地抓起刚刚那块转头,猛地朝自己腿上砸去。

  趁人头一松口,他跌撞着冲回了宿舍。

  当他在楼道里看到来来往往的洗漱的同学时,才微微松了口气。

  到底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一秒后他就有了答案。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个人头咬在他的腿上。

  “这只是给你留一个标记。下一个,不是你!”

  陆李玩命地一口气冲上了5楼。魂不附体的他哆嗦着,怎么也摸不出钥匙。

  门打开了,同样魂不附体的成阳冲了出来,一见是他,立马瞪大了眼睛:“快跑,这屋子里有鬼!”

  啃食

  两人心惊胆战地来到了网吧。

  成阳全身不停地发着抖:“你相信我见鬼了吗?”

  陆李没有回答,只在心里默默念叨:“我信!”

  他很快投入到网游中,希望可以化解心中的恐惧。

  午夜很快来临了,陆李盯着电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但就在他刚要睡着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从腹部席卷而来,让他瞬间清醒了!

  他低头一看,居然是刚刚那颗腐烂的死死咬着他大腿的人头。此刻它已经从他的大腿啃到了腹部,他腹部以下的身体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你看,我就是这么一口一口把你们啃食光的!”人头突然张开嘴说话,从陆李身上滚了下去,在地上转了两圈才停下来,睁开了那双腐烂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是萧微对不对?”

  对方没有回答他。因为腐化过于严重,已经分辨不出人头的面容。

  陆李想跑,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那晚就注定了,一个都跑不了!”人头从地上飞了起来,朝他的脸咬了过来!

  陆李躲避不过,“啊”地一声惨叫后,醒了过来。原来那只是个梦——他的下肢好好的。

  但腹部的剧痛是真实的,一定是昨晚淋了雨,着凉了。他爬了起来,径直奔到了厕所。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网吧里被陆李刚刚的惨叫吵醒的人都一脸恐惧地看着他。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他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肚子居然是透明的,那颗腐烂的人头正在里面啃食着他的胃。

  他一个没忍住,转头扑到厕所里哇哇吐了起来。顿时,浓烈的腐烂味席卷而来——他吐出来的,居然是一块一块的烂肉。

  他没多想,腹部的疼痛感让他一口气冲到了医务室。

  医生天才刚亮就被人叫醒,带着一脸的不满情绪给陆李做了检查。检查越是深入,对方脸上的表情就越不自然。

  “能先给我点儿镇痛药吗?”陆李痛苦地叫道。

  医生没理他,只是紧张地打电话,叫人过来帮忙。

  很快,陆李就被推进了CT房。当他忍着剧痛照完片之后,医生给他打了镇痛剂,便急忙将他“请”了出去。

  陆李看到医生那极度恐惧的脸,意识到他们一定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什么。

  于是,他绕到医务室的后窗。这里有个下水道的井盖,各种恶臭让他脑袋发晕。

  “怎么回事儿?你刚刚怎么……”这是护士询问的声音。

  “你自己看!”医生将照出来的CT片递到护士手里。

  “天呐……”护士惊叫着,“他……他的胃呢?她回来了?”

  “什么?”陆李的脑袋里“嗡”地一声巨响。

  原来,腹部的剧痛是因为他的胃没了,一定是被那颗腐烂的人头啃食掉了。

  陆李撒腿冲了出去。

  可就在他的脚踏到井盖的瞬间——

  “离开那间屋子!”

  声音从井盖下面传了出来。这次是两个声音,严小明和宋林的,沉沉闷闷,像从水中发出来的!

  这时候,陆李的电话响了!是成阳,让他马上回宿舍。

  陆李回到寝室时,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是警察。

  为了两件事——

  第一,严小明的头在宿舍的下水道口被发现了,被人用砖头砸得惨不忍睹。由于昨晚雨水的原因,没有找到其他线索。

  第二,宋林消失了。跟严小明一样,没有任何线索,私人物品全都在宿舍里,唯独人没有了。

  陆李知道,宋林再也回不来了。但他诧异的是,昨晚咬自己的那颗头,显然是严小明的。但他为什么要咬自己?他的头,又怎么会从破裂的排污管里出来?

  而成阳,则对昨晚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只默默地收拾东西:“走吧,希望离开了这屋子,我们就能活下去!”

  命火

  很快,两人住进了新的宿舍。

  陆李在医务室外面偷听到的谈话,让他一直处于惊悚紧绷状态。他觉得真有颗头在他的身体里,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咬他一口。

  他翻了个身,肚子传来阵阵胀痛。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成阳睡在下铺。

  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陆李叹了口气。自从严小明失踪后,他都很久没有像成阳这样睡个安稳觉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他摸索着朝厕所走去,刚到门口时——

  啪!啪啪!

  他突然停住了,因为响起了两个脚步声。

  他想起宋林失踪的那晚收到的短信:有东西趴在你的后背上!走人工湖那条路,我在中间的休息亭那里画了一个符,兴许可以让它不再缠着你。

  难道说……

  就在他不敢动弹的时候,厕所里突然闪出了一道光亮,是蜡烛——居然有人在里面!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身子贴着玻璃,目光随拉开的缝隙望进去。看到里面场景的瞬间,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咯吱”地响了一声——里面的人居然是宋林!

  可宋林明明失踪多日了,又怎么

  里面的宋林背对着他跪倒在地,目光灼灼地盯着便池。在便池另一侧的白色瓷砖上,有一张溃烂的人脸。烛火居然是从人脸的眉心处燃起来的,像蜡烛一样。

  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檀香味,味道很独特,一闻到,他腹部的疼痛感立马就消失了。

  对方的嘴里念念有词:“生命之火,为你燃尽;怨怒之气,沉入水底……”声音过于细微,内容十分模糊。

  难道这就是宋林书上所说的命火?

  陆李下意识地朝前探了探身子,想再听清楚一些,不料推拉门一滑,他整个人一下跌了进去,在那小小诡异的空间里和宋林撞到了一起。

  对方被突如其来的响动一惊,转过了头。虽然光线微弱,但陆李还是看到了,宋林转过来的脸上鲜血淋淋。同时,他也看清楚了,对方跪拜的那燃着烛火的脸,就是宋林自己的。

  宋林居然在祭拜自己!

  不容陆李多想,那张脸上的眼睛猛然间睁开了:“杀了他!”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

  陆李立马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刚冲出厕所,就被宋林从后面拖倒在地。他的头被狠狠砸在地板上,疼痛感瞬间袭来。

  对方跳过来,将他的头扳了起来:“你的时间也决到了!”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的陆李只感到对方那双托着自己头的手分外硌人,就像是只有骨头一样。

  当耳后传来一股冰冷的刺痛感时,他立马清醒了——对方居然要将他的头取下来。

  他竭力挣扎,却发现全身都无法动弹。他感到一把刀在他的皮肤里欢快地游走着。

  就在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时,地板突然“砰”地一声炸裂开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浓烈的恶臭味袭来,他感到身体被瞬间压缩,并在不停地下坠。

  窒息感让他无比难受,他下意识地张开了嘴:“救救我……”一股水猛地灌进了他的嘴里,使他发出来的声音变得沉沉闷闷。

  和前两次听到的宋林和严小明的声音好相似!

  他刚意识到这一点,就又传来“砰”的巨响,接着他的眼前瞬间明亮了。

  他满身污秽地坐在地上,才发现天已经亮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通过排污管道离开宿舍的。

  那刚刚又是谁救了自己?

  “严小明?”他叫了出来。

  他看到了排污管道破裂的断口前,严小明正背对着他站着。

  “你怎么……”

  “不要过来!”对方急切地打断了他,“是我害了你们,我不该……”

  “你不该什么?”陆李站了起来,“你一定……”

  他突然打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严小明背后的玻璃清晰地倒映出了对方的脸,整个面部溃烂得只剩下骷髅。

  “你的脸……不对,你一定……”陆李的话还没说完,早晨的第一道阳光就照了过来——

  “啊!”对方惨烈地大叫,“我的命火熄灭了,见不得太阳!”

  陆李看到严小明的身体居然快速地如蜡烛一般融化了,而那些融化的液体,居然流回到排污管破裂的端口里。

  结局

  “这到底……”他的话还没说完——

  “陆李!”成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你怎么还在这儿?我打你电话也一直不通。”

  “哦……”陆李慌忙应付道,“手机没电了。”

  同时,宋林的声音完全消失了。

  这时候的雨又下大了。

  几日不见,成阳似乎变了个样,整个人瘦得出奇。他的脸用皮包骨来形容是最贴切不过的了,眼睛像吸毒的人一样,瞪得大大的,分外突兀。

  “都是宋林的‘化体’害的。今晚再不抓住他,破了这蛊,我们俩都得死。”对方突然停了下来,严肃地看着他,“前提是,你相信我吗?”

  陆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成阳投在地上的影子,发现是完整的,然后他深深地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陆李就这样跟着成阳回到了寝室,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宿舍门一打开,就迎面扑来浓浓的气味。

  屋子中央居然画着一个巨大的八卦,八卦极点上的蜡烛发着光。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用来解开化体蛊的。”见陆李一脸诧异,成阳解释道,“只要宋林一出现,他就会被死死定在极点上。”

  就在陆李刚要进去时,对方突然制止了他:“等等!”

  “怎么了?”陆李意识到了什么。

  “有其他人在屋子里,两个极点上的蜡烛都被动过了。”成阳说着,如临大敌般退了回来,“宋林,我知道是你。”

  却不料,陆李一把将成阳推了进去!

  “你干什……”成阳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突然从地板里伸出来的一双手拖住了腿,将他拽到了八卦的极点上。

  “你……”在成阳的惊呼声中,陆李径直走了进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探照灯。

  屋子瞬间亮了,可以清晰地看到,放在八卦两极点上的烛火,居然是从摆放在其下端的两张脸的眉心燃起来的命火。一张脸是严小明的,另一张是宋林的。

  “对不起,我早就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了。”说着,陆李取出了一把手术刀,“萧微根本不喜欢你,是你用手段得到了她。之后严小明接受不了,找萧微理论,失手将她推进了人工湖。当时严小明吓坏了,连夜把尸体捞了出来,肢解后扔到了污水处理池。你看了宋林那本书,知道了命火可以让她重生,于是你便用化体蛊窃命火。同时,你让他们被化体蛊融化的身体通过排污管进入污水处理池,目的是用他们融化的身体保持萧微躯体的活性。所以,上次我才看到萧微腐烂的脸从便池冒了出来……每七天就要耗掉一个人。头七,严小明死了;接着是宋林。就在你打算杀我的时候,严小明意外地救了我!情急之下,你只好给自己下蛊,用自己融化的身体保护萧微。所以你才会变得这么瘦。严小明被太阳照到,已经救不回来了。我和宋林现在就要取你的命火,才能把你从他们身上窃走的阳寿拿回来。”

  “这就是你知道的?”

  “这就是我知道的!”说完,陆李的手术刀对着成阳的面皮划了下去,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很快,他便取下了成阳的脸,照着宋林书上记载的步骤,点燃了成阳的命火。当他把成阳枯瘦如柴的尸体拖到厕所时,尸体立马化成了一滩液体,被下水道里传来的某种力量慢慢吸了下去。

  “谢谢你选择相信我。”宋林的声音响了起来,“快把这个八卦撤掉,我快顶不住了。”

  “对不起!”陆李并没有行动,“我也没有相信你!”

  “什么?”这下轮到宋林诧异了!

  “萧微的复活仪式必须完成。”陆李顿了顿,“因为我们四人中,没有人比我更爱她。”

  “不,你不能让她复活,因为……”

  “不!我可以。我怂恿严小明失手杀了她;我和他一起肢解了萧微,把她扔进排污池;我故意让成阳知道命火这个蛊术……我这么做,都是因为复活后的萧微是专属于我一个人的!”说完,陆李一下拉开了八卦四周的白布。地板上早已画好的符咒发出的能量瞬间将宋林的灵魂吞噬了。

  “你对这些东西很透彻,但错在没有把这本书藏好。成阳看过的,我也都看过了。”

  看着三人的命火都熄灭了,陆李兴奋地等在厕所的便池旁。不一会儿,一只手慢慢地从里面探了出来,接着是另一只,然后是头、脖子……很快,萧微整个人居然从那小小的洞里爬了出来。

  萧微惊讶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

  “萧微,真的是你。”陆李兴奋地叫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对方。

  “是我,但你好像忘记了我最开始的忠告。”萧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什么忠告?”

  “开始了。我不希望你也介入进来,离开这个宿舍,这是你惟一的逃生机会!”

  “你什么意思?”陆李后退了一步,意识到事情的真相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

  “死!每一个收到我这句话的人都得死。你们四个在那一晚把我从人工湖里救起来就是个错误。那时我已经死了三年。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把我从水下替换出来!”

  说着,萧微对着陆李的脖子咬了下去。

  在陆李意识模糊前,他想起了宋林之前的话:“萧微早在我们遇到她之前,就已经死了。”

  “你不会忘了吧?今天刚好是严小明杀我的第四七,所以,你死定了!”

分页:1 2
故事精选